<time id="Pa3rv5"><iframe id="Pa3rv5"></iframe></time>

    <option id="Pa3rv5"><form id="Pa3rv5"></form></option>

    1. <map id="Pa3rv5"></map>
      <optgroup id="Pa3rv5"></optgroup>





    2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侦探悬疑 > 

      滴血经书

      来源: 作者:王敬东

      男友李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薯幌,丁香郁闷极了薯幌,幸好好友刘志楠天天来陪她。刘志楠一直追求着丁香薯幌,他开有一家造纸厂薯幌,前段时间因为被人举报偷排污水薯幌,被罚款不说薯幌,还被环保部门封了门。

      丁香闲极无聊之下到刘志楠工厂玩。造纸厂大门已被贴了封条薯幌,工人也全部遣散了薯幌,两人翻墙进入。在刘志楠那阔气的办公室里薯幌,丁香一眼看到办公室正中央供奉着一尊菩萨像薯幌,丁香有点好笑:刘志楠薯幌,你年纪轻轻的还信这个?

      刘志楠不好意思地说:生意人嘛薯幌,都有点信别动!刘志楠突然暴叫起来。

      原来丁香看到菩萨像下压着一本黑色的书薯幌,很是刺眼薯幌,她忍不住想抽出来看一下。

      刘志楠这一嗓子吓了丁香一大跳薯幌,她忙住了手薯幌,刘志楠意识到自己有点过火了薯幌,忙不迭地解释道:这是本经书薯幌,是我从庙里请来的薯幌,动不得。对不起薯幌,吓着你了吧?

      丁香挥挥手说:没有。

      夜里薯幌,伸手不见五指薯幌,刘志楠位于郊外的工厂死一般的静。围墙外出现一个窈窕的身影薯幌,她正是白天刚刚来过的丁香。

      丁香很容易就撬开了铝合金窗户薯幌,然后轻巧翻入薯幌,飞快取出菩萨像下的黑书。白天刘志楠过于反常的表现告诉丁香:这本经书有问题薯幌,因为刘志楠从来就不是个信佛的主。

      丁香揣着书刚翻出办公室薯幌,就听到咚的一声闷响薯幌,又有人跳墙而入了。

      借着淡淡的月光一看薯幌,丁香吓得差点叫出声来薯幌,来者正是刘志楠。丁香紧张得浑身发抖薯幌,慌不择路之下看到一间标明粉碎、压制车间厂房的一扇窗户坏了薯幌,她立即团身翻了进去。她偷偷抬头往外一瞧薯幌,吓坏了薯幌,原来刘志楠别处不去竟也直奔此车间而来薯幌,丁香再想逃薯幌,来不及了。

      刘志楠显然并不知道车间里藏着丁香薯幌,只见他进入车间后动作凝重地拿起一块抹布薯幌,然后一下一下地擦起一台巨大的机器来。那机器有着巨大的桶状外壳和锋利的叶片薯幌,像是台搅拌粉碎机。他一边擦一边口中念念有词:尘归尘、土归土薯幌,是神归位薯幌,是鬼归坟

      不知过了多久薯幌,刘志楠终于满意地停下了手薯幌,转身出了车间。过了一会儿围墙外响起汽车发动的声音薯幌,是刘志楠翻出围墙走了。丁香再也绷不住薯幌,一下子软瘫在地薯幌,半天起不来。

      当丁香再次翻出围墙时薯幌,她无意中瞟了一眼薯幌,赫然发现暗处装着一个摄像头薯幌,丁香一下子木在了那里。

      回到屋内薯幌,丁香就翻开那本偷来的黑书。确实是经书薯幌,不过不是印刷的薯幌,而是手抄写的《金刚经》。丁香一眼就认出来薯幌,这字正是刘志楠的笔迹。刘志楠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地抄写一本经书?最奇怪的是薯幌,为什么是黑色的纸张?这纸张有些毛糙薯幌,装订也十分简陋薯幌,不像是买的薯幌,倒像是刘志楠自己制作的。

      傍晚时候丁香的门再次被敲响了薯幌,是一脸笑容的刘志楠薯幌,他热情地说:丁香薯幌,出去兜兜风吧。

      丁香高兴地答应:你在外面等一下薯幌,我要换件衣服。

      两人上了车后薯幌,风驰电掣开到了一个地方。丁香奇怪地说:志楠薯幌,这不是你的工厂吗?咱们昨天去过了薯幌,现在还去吗?

      刘志楠停下车薯幌,回头笑道:是啊薯幌,昨天我忘了给你看一样好玩的东西。突然一扬手薯幌,一样东西便死死捂在了丁香的脸上薯幌,丁香只感到天眩地转薯幌,接下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    当丁香再次醒来时薯幌,发现自己身在刘志楠办公室的内间薯幌,手脚被捆着薯幌,嘴倒是没堵薯幌,刘志楠根本不惧丁香呼救薯幌,这儿不会有人来的。

      见丁香醒来薯幌,刘志楠一脸得意的笑薯幌, 说: 给你看样东西。 说着点击电脑薯幌,丁香看到了一段视频薯幌,正是昨晚自己翻墙而入的全部经过。

      刘志楠说:幸亏我今天查看了一下薯幌,我问你薯幌,你为什么要这么干?丁香说:因为我知道举报你偷排污水的人正是李伟薯幌,他举报过你后就失踪了薯幌,所以我怀疑他的失踪与你有关。刘志楠薯幌,李伟在哪儿?刘志楠面孔扭曲薯幌,恶狼一样低吼起来:他一直和我作对薯幌,连你都被他抢走了薯幌,现在又举报我薯幌,此仇不报誓不为人!哼薯幌,你不是想知道他在哪儿吗?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。

      刘志楠说着一把扛起丁香薯幌,在粉碎、压制车间内薯幌,刘志楠熟练地摁下一个个开关薯幌,在震摄人心的轰鸣声里薯幌,粉碎机、压制机开始飞速旋转起来。刘志楠得意洋洋地说:那天晚上李伟被我骗到厂里后薯幌,趁他不注意我用乙醚麻翻了他薯幌,就像先前麻翻你一样薯幌,然后他像堆纸浆一样被我扔进了粉碎机薯幌,再经过一系列的程序薯幌,最终被我压制成了纸张并装订成册薯幌,也就是说薯幌,你偷去的那本黑色经书正是李伟。我也是人薯幌,我怕啊薯幌,我怕他阴魂不散薯幌,所以在纸上抄写了经文薯幌,并把他压在菩萨像下薯幌,这样他就永远不得翻身了薯幌,并且薯幌,从此以后我就养成了擦拭机器的好习惯薯幌,每当擦时就好像擦去了心中的恐惧感薯幌,哈哈哈

      丁香万万想不到李伟死得如此惨烈薯幌,一时肝胆俱裂泪如雨下薯幌,凄声叫道:刘志楠薯幌, 你不是人薯幌, 是个魔鬼!你还我的李伟来!

      刘志楠的面孔无比狰狞薯幌,在昏黄的灯光下真像来自地府的魔鬼薯幌,他阴森森地说:不要急嘛薯幌,现在我就让你们团聚!

      刘志楠说着一把拎起丁香薯幌,正要把她往那飞速旋转的机器里扔时薯幌,咣的一声巨响薯幌,车间门被大力踹开了薯幌,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薯幌,吼道: 不许动!

      刘志楠大惊薯幌, 手上还要用力薯幌,乒的一声响薯幌,他手臂早中一弹薯幌,力气顿时全失薯幌,丁香摔落在尘埃中。刘志楠无路可逃了薯幌,却咧嘴怪笑起来:李伟薯幌,想不到咱俩这么快就见面了!说着纵身一跳薯幌,竟跳入了粉碎机。众人失声惊呼薯幌,可等七手八脚地找对开关关停机器时薯幌,刘志楠的身躯早已不成形了薯幌,其惨像让人不敢直视。

      原来薯幌,丁香换衣服时发出了求救短信薯幌,警察才能及时赶到。她相信刘志楠找上门来肯定别有用心薯幌,因为通过摄像头他一定会发现自己偷了他的经书。在李伟的墓前薯幌,丁香点着了那本经书。飘飞的黑色纸灰里薯幌,丁香泪如雨下。

      Tags: 男友李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丁香郁闷极了 幸好好友刘志楠天天来陪她。刘志楠一直追求着丁香 他开有一家造纸厂 前段时间因为被人举报偷排污水 被罚款不说 还被环保部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zhentan/159627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        <time id="Pa3rv5"><iframe id="Pa3rv5"></iframe></time>

        <option id="Pa3rv5"><form id="Pa3rv5"></form></option>

        1. <map id="Pa3rv5"></map>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Pa3rv5"></optgro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