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LQP06G"></optgroup>



      <cite id="LQP06G"></cite>




      1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笑话段子 > 

        离别的前夜坦肥,初吻碎了一地落花

        来源: 作者:

        午夜坦肥,司琪挂在MSN上坦肥,她习惯了夜半在网上游荡坦肥,却遇见了他。

        年底我要结婚了。他发来讯息。

        听他们讲了。司琪故作淡然道。

        这些年我想透了很多东西坦肥,你坦肥,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吗?

        沉默了片刻坦肥,司琪决定讲真话坦肥,我不知道坦肥,我想回到学校。

        他不答坦肥,良久坦肥,他缓缓写道坦肥,希望会看到你。她很爱我坦肥,也很将就我。我终究是个逃不了世俗的人坦肥,不是不能坦肥,也许是不愿。

        琪的心默默地流下泪来坦肥,她对着电脑说坦肥,祝福你吧。

        他亮亮的头像暗淡了坦肥,他没听见司琪说什么。

        他是司琪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坦肥,他是司琪的第一个男人。

        在学校坦肥,司琪喊他哥哥坦肥,那一天他们从同一座城市转学到了那里。开学前三天坦肥,所有的人都忙着补考坦肥,只有司琪和哥哥不用。他们用那三天逛了新城市的马路、看了电影、吃了小吃坦肥,回校的路上有很多还沉浸在新年气氛里的人们放着烟花。哥哥就买了好多烟花放给司琪看。五彩缤纷的花火蜿蜒地升上天空坦肥,一朵一朵绚丽地绽开在司琪头顶坦肥,司琪跳起双脚拍着手高喊坦肥,太漂亮了!太漂亮了!哥你快看呀!埋头点燃烟花的哥哥看着司琪也开心地笑着坦肥,司琪就跑到哥哥身边坦肥,哥!我喊你哥吧坦肥,以后你就是我哥哥了。

        哥哥像亲哥哥一样坦肥,对司琪很好。每天下了晚自习坦肥,只要司琪想坦肥,可以任意撒娇跟哥哥要各种好吃的。所有的人都羡慕司琪有这样一个好哥哥。有关系很好的女生问司琪坦肥,他对你那么好坦肥,干嘛不当他女朋友?司琪嗔道坦肥,别乱想了坦肥,他就是我哥坦肥,亲哥哥。

        有低年级的男孩追求司琪坦肥,司琪扔给他一句坦肥,变成我哥那样再来吧。

        司琪十七岁生日那天坦肥,哥哥用车子载来一个大纸箱坦肥,纸箱里塞着满满的玩偶和布娃娃。

        司琪开心地扑到哥哥怀里坦肥,哥哥抱着司琪转起圈坦肥,司琪尖叫着大笑着坦肥,“咯咯”的笑声撒满了校园。

        司琪吃着哥哥买的冰淇淋和巧克力坦肥,快乐地徜徉在仿佛没有尽头的碧玉年华。

        直到有一天坦肥,毕业的日子忽然来了。哥哥找到司琪说他要去国外念书坦肥,司琪明朗的笑容刹那间消失了坦肥,拉着哥哥的手坦肥,司琪泪流满面。

        司琪忽然明白自己离不开哥哥坦肥,她想自己是爱上哥哥了。

        司琪翻来覆去坦肥,在床上彻夜不眠。她在寻找一个特别的礼物坦肥,送给离别的哥哥。

        司琪决定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哥哥坦肥,她要哥哥永远记住她。

        哥哥毫不知情坦肥,司琪拉着他在网吧一直呆到宿舍关门。司琪说去我朋友那吧坦肥,我有她房子的钥匙。

        小小的房子里只有简单的桌椅和一张床坦肥,哥哥坐在椅子上翻了几页书坦肥,司琪把早就烧好的热水倒进杯子里坦肥,熟练地整理好两个被窝坦肥,说哥哥一个被窝坦肥,琪琪一个被窝坦肥,这样哥哥还可以给琪琪讲故事。

        哥哥微笑着躺进被子坦肥,司琪摁灭了台灯。

        讲完了故事坦肥,哥哥不再说话。黑暗里司琪睁大了眼睛坦肥,她听到哥哥匀细的呼吸。司琪翻过身坦肥,寻找哥哥的脸。月光下哥哥英俊的脸庞熠熠生辉坦肥,司琪耳边仿佛听到哥哥和自己的笑声、那周末踏足郊外的一串串歌声、哥哥编了各种笑话哄得司琪破涕为笑的乐声。和哥哥从相识到相知的时光一幕幕从眼前飘过。司琪鼻子一酸坦肥,想要流出泪来坦肥,以后再也找不到这样疼爱自己的哥哥了坦肥,司琪舍不得哥哥离开。

        司琪轻轻地伸出手坦肥,手指悬空垂在哥哥脸庞的轮廓边缘轻轻划着。哥哥呼出的热气升腾到司琪的手上坦肥,司琪的手湿漉漉的坦肥,司琪的心也湿漉漉的坦肥,可她不知道还要做什么坦肥,也不知道怎么做坦肥,手指仿佛被增加了重量支撑不住坦肥,落在哥哥胸前。

        司琪颤巍巍地要把手收回来坦肥,哥哥的手却抓住了她坦肥,哥哥的手也是湿漉漉的。

        冷吗?哥哥问道。

        司琪颤了一下身子坦肥,哥哥也没有睡着坦肥,就细细地“嗯”了一声做回答。

        哥哥就把司琪的两只手都握在自己手里坦肥,一边轻轻地摩擦着。

        司琪的身子一下子滚烫起来坦肥,握着哥哥的手攥得更紧了。

    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坦肥,两床被子变成了一床被子。哥哥的手轻轻地伏在司琪背上坦肥,一下又一下地轻轻拍打着。司琪摒住了呼吸坦肥,把头埋在哥哥怀里一动不动。过了很久坦肥,司琪轻轻呼出一口气坦肥,缓缓地抬起头坦肥,仿佛怕碰破了这沉默的尴尬时光。月光早已把司琪脸上的绯红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晕坦肥,连红红的唇也泛着星星点点的光。司琪微微闭上眼睛等待着。哥哥喘息的热气吹在司琪脸上坦肥,越来越近坦肥,越来越近坦肥,当终于与哥哥的唇碰触到一起的一霎那坦肥,司琪的泪也缓缓流了下来。

        这是司琪的初吻坦肥,司琪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坦肥,她没有想哭。她的唇、手指、她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像被泡进了蜜糖罐里。司琪顾不得想许多坦肥,一次又一次的热吻把她像炭一样燃烧起来。司琪紧紧地拥抱着哥哥坦肥,饱满的身体和哥哥的身体贴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哥哥停下轻拍的手坦肥,痛苦地说坦肥,我不能坦肥,琪琪我不能坦肥,我是你哥哥。

        司琪垂下头坦肥,她没有自己想象般那样有勇气坦肥,那种话始终说不出口。

        那一夜坦肥,司琪和哥哥相拥着直到天亮。半梦半醒间坦肥,司琪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风筝坦肥,缓缓地升上了天空坦肥,天空中有白云和彩霞坦肥,伴着司琪一起飞舞;越过崇山峻岭、江河湖泊坦肥,司琪又来到了大海坦肥,和哥哥一起变成了两尾鱼坦肥,相互嬉戏着沉了进去坦肥,海水从两人身上咝咝滑过坦肥,冰凉沁肤。

        司琪在心中暗暗祈祷坦肥,天啊坦肥,你永远不要亮!永远不要亮!可天还是亮了坦肥,哥哥要走了。哥哥走的时候坦肥,在司琪额头轻轻贴了一个吻坦肥,轻得像羽毛掠过坦肥,轻得像从未发生过什么。

        哥哥的唇是那样温暖而又真实的印在了司琪心里坦肥,人却离司琪越来越远了。

        哥哥飞去了地球的另一端坦肥,这一去就是四年。

        走在路上坦肥,司琪又看见那美丽的烟火坦肥,依旧色彩缤纷地绽开在人们头顶。司琪微微笑了坦肥,司琪明白四年即是永远坦肥,四年的时间已经改变了一切坦肥,可司琪不怕坦肥,她已经把最美好最宝贵的东西给了哥哥坦肥,再没有任何遗憾了。

        Tags: 幽默段子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xiaohua/157135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推荐故事



        <optgroup id="LQP06G"></optgroup>



            <cite id="LQP06G"></cite>